【青春纪行之回忆第五章】「追随静流」

时间:2021-02-03作者:monjanking分类:站长日记浏览:1229评论:0

人物:诚人、孙嘉文、卡西阿思场景:纽约

生日宴会结束后,以琴、刘佳迫切的询问刘光根,这到底是怎么会事?

诚人和嘉文到底有多深的恩恩怨怨

光根卖个关子,说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光棍根据自己的情报,开始吹嘘这点不为人知的故事。

刘以琴严肃认真的表情,仿佛在倾听一个不老的传说。

诚人,也许已经没力量躲开这段回忆,它已经铺天盖地的卷来。

静流,离开,三年前,纽约。

三年的光景,只在忽明忽暗间迷离转切。

三年来他一如既往的沉默。

宁静不安的嘴唇,以及年复一年同样的装扮。

人们都在进步且炫耀如今的生活,他在门口观望,然后一言不发的走开。

静流要好的伙伴不经意间瞥到他,快步赶上。

她说,静流已经死了。

一年前。意外死于纽约。

诚人楞住。

他在无人的街道上往回走,她的笑容,她的声音,他们共同生活的一切细节,都以片断的形式在急切的脚步声中迅速的旋转,淹没了四周的一切。

回到家门口,他打开垃圾箱盖寻找白天丢弃的照片,已然空空如也。

只在角落处余下一张照片,彩虹桥,铁丝网墙,以及即将跌倒的人。

他细心收起,且带上静流本人的照片,即刻前往纽约。

在纽约,他搭计程车凭借一张照片亦遍寻不到所在地为何处,且在徒步寻找的过程中遭遇街头混混被一顿狠揍且被洗劫一空。

醒来后,已被卡西阿思收留。

这是一个以牧师的名义贩卖毒品的人,做危险的勾当过活,却充满道义的热心。

他开红色小绵羊载诚人一同去探寻静流的住所。

经历过诸多生活的人总是有大智慧的。

尽管他们的天分并不比其他人多。

卡西阿思用小便冲开铁丝网上的灰尘,班驳的色块逐渐从灰暗中显露出来,即便如今肮脏且破败,也可以从照片及遗迹上想象它们曾经多么崭新切美好。

就如同卡西阿思所说的那样:孩子,到处都有彩虹!

他随即递给诚人一支枪,诚人惶惶的拒绝。

他示范,拉开保险,瞄准,扣动扳机。

他说,记得,如果把别人杀了,自己的人生可能不会发生很大的变化,如果自己死了,那就什么都完了,这就是这个世界。

这就是纽约。

无论任何时刻,只有以活着为条件,才有希望可言。

诚人带着枪来到静流的住所。

未叠的被褥,凌乱的鞋子,黑色羽绒外套,正在冒烟的熨斗,以及她经过的日子中永无磨灭的照片。

从窗户看下去,便是照片上静流每日观看的风景。

恍如静流细致的,孩童般光滑的脸庞,从时空深处穿梭而来,呼吸着,吐着白色的雾气,在大街小巷人群中举着相机奔跑,如倾诉般的记录生活。

穿过镜头,穿过照片,就如同穿过你的眼睛与心灵,去看这一场末日前的旅行。

忽而听到动静,他唤,静流?|

却看到一个陌生女子,买了食物进门。

在诚人叙述来因后,她告知诚人关于静流曾经生活的一些,那些他无从了解亦无从考证的言语。即便是谎言。

她告诉诚人替静流的意外还和另一个人有关,他叫孙嘉文,静流交纳了三月未清的房租,他在大雪纷飞的日子里带着静流拍摄的照片,只身寻找做展览馆生意的孙嘉文。

突然。

他蹲在积雪覆盖的台阶上,一面等待,一面看手中的照片。

这是静流的内心世界。

热情的,饱满的,充满生命的韵律的画面。

于诚人来说,都是静流生存的迹象,只有经过这些,他才可以慰下不安的心,哪怕片刻。

路上听到孩子的哭声,他抬起头,有气球悬在电线杆的半空。

时间仿佛回到了1999年的那场事件,静流在帮孩子拿下气球后,在高空自顾的环视四周,惊喜的呼喊。那样的风景,诚人从未了解,他只是迷恋,却从未看过那样生动而自由的视野。

于是,他爬上电线杆,像静流一样,以旁物系住气球掷回孩子手中,孩子拿着彩色气球,黑色的皮肤映在雪地上露出洁白而明亮的牙齿,诚挚而美好的对他微笑。

他吸一口,抬起头,发出惊叹声来,美丽空旷的风景在阳光下刹时间涌入眼睛直抵灵魂。他感到新鲜以及清冽的香气。

这一定是静流看到过的。

而他,以如此多年,才从这里,站在于静流相同的角度,尝试看清身边的一切,乃至整个世界。

静流一直都没有走,是他,一直都忘了追过去了解。

而今,他终于明了。

卡西阿思给了他一台专业相机,他说,用它来拍下这条街上的所有热闹的景象。

这是静流喜欢的纽约,他要拍下静流经过的看过的所有。

酒醉即将摔倒的人,投篮的瞬间,擦肩而过的人,狭小的街道,孩子玩耍的中心广场,被追赶的途中一恍而过的光芒。

“她看到的和我看到的重叠在一起,她和我重叠在一起。

他以她的方式拍摄,思考,以及生活。

他是如此的想念静流。

展览馆,孙嘉文。

诚人用枪直向孙嘉文,如同枪击片的主角一样,毫不畏惧的拿着抢向始作俑者靠近。他撕开嘉文的真面目。

他遇上静流以后,成为了她的知己,但内心深处却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静流,他开始学习摄影,渴望成为专业摄影师,同诚人一样,在不同的时间,不同的地点,遇到同样执着而充满天分的静流。

一个是静流所爱,一个是静流在纽约共同生活的挚友。

前者以自负丢下她,后者则眼睁睁的看着他倒下。

静流的单纯,与自由的勇敢,被扼杀在愚蠢面前。

突然一颗子弹从卡西阿思身边扫过,直射向诚人。

他仅仅受了轻伤,而致命的一枪,被静流的相机挡住。

静流与其同在。

嘉文说:“来信以及诈骗均为我所为,我知道你早晚会来这里的。”

“也许静流来纽约就是个错,你还有什么权利站在这里。”

所谓无谓的责任都可笑的来不及。

诚人暗笑着,何必再向过去要答案,要所谓的真实。

静流的死因再追寻还有什么意义。

而静流的身体,早已冻结在2002年倒下的那天。

他想要辨认以及确定,容颜却已失,惟人事依旧。

她的左手上,还有未退的笔迹。

时间的上空,是思念,疼痛,以及无休止的等待。

是那些关于初恋的,酸涩而清晰的回忆。

穿越影象的黑洞,忽而又想起静流多年前的神情。

她穿宽大的黑色毛衣,拿着泡面和沙拉酱坐在他的面前对着她皎诘的眨着眼睛微笑。

她说,蛋黄酱面好吃吗?

好奇的吃进一口,挑起眉毛说,正确答案是……

她一口气吃下了所有的面,再无下文。

恋爱便是这一碗面,无人尝试,便永远无法体会真正的滋味。

诚人无法了解的,都是没有与静流一同尝试而流失的味道。

她如此寂寞而敏感的独自尝试,且行且等。

而他却在她失去了等待的能力之后,才懂得站在她原先的位置,看清那些原本就应当体会的心情。

纽约终于落下幕来,昏红的,暗淡的,如同他切肤至心的疼痛。

静流的等待,以似真似幻的亲吻结束,融入他的发肤,他的身体,一直延着脉搏的跳动,渐入他的心脏里。

曾经骄傲的,敏感的,流动的内心,自此,两人一同前行。

谁亦无法忘记彼此。

谁亦无法丢下对方,再独自前行。

青春的悲痛,原本就是年华的必经,途经之时未必留心,却变成来日的不可泯灭的记忆。

成长,爱,与平静,都是踩在刀刃上,忍耐至今的伤痕。

※本人坚持用简单的语言解释复杂的知识和概念,点击链接收藏以下聚合页面,以备不时之需:【花呗回款平台聚合】【信用卡刷卡还款软件聚合】【申请各大银行信用卡入口】【手机赚钱软件大全】【最新有奖线报

相关推荐

猜你喜欢